我想写出爱情应有的样子

  他们会常常想起她。比如,在玛丽琳拉开莉迪亚房间的窗帘、敞开橱柜、拿下架子上的衣服时,会想起她;某一天,他们的父亲来到一个派对上,他头一次没有先迅速扫一眼房间里的那些金发脑袋,这时,他想起了她。当汉娜站得更直、口齿变得更清晰时,会想起莉迪亚;某一天,当她用一个自己熟悉的动作把头发拂到耳后时,会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是从莉迪亚那里学来的。还有内斯,当学校里的人问他有没有兄弟姐妹,他说“有两个妹妹,其中一个不在了”的时候,他会想到她;某一天,当他看到那个永远留在杰克鼻梁上的小凸起,想要轻轻地用手指抚摸它的时候,他会想到莉迪亚。很久很久以后,在寂静的太空俯瞰蓝色的地球时,他会再次想起他的妹...

The Last One Hour

看完《双城记》后重新将结尾按自己的语言重新写了一遍,顺便加入了一点自己的感受。

我真的非常喜欢西德尼·卡顿这个角色。看似最玩世不恭的一个人,实际上拥有最高尚的灵魂。

没有人真正懂他,露西也是。他们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嗜酒如命,堕落无能的人,已经无可救药了,连他自己都是这么觉得的。 我想真正理解他的,说不定是最后出现的那个女裁缝,她知道,西德尼是一位勇敢高尚的人。

愿我能在天堂遇到他。

――――――――――――

2点的钟声敲响了,如同命运缓缓走进的脚步声,沉稳而规律。这位优雅的刽子手哪怕在最后一刻也要平静地折磨那些快要崩溃的罪人,直到吉萝亭露出獠牙。

 ...

© 罗生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