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里个浪

  他们会常常想起她。比如,在玛丽琳拉开莉迪亚房间的窗帘、敞开橱柜、拿下架子上的衣服时,会想起她;某一天,他们的父亲来到一个派对上,他头一次没有先迅速扫一眼房间里的那些金发脑袋,这时,他想起了她。当汉娜站得更直、口齿变得更清晰时,会想起莉迪亚;某一天,当她用一个自己熟悉的动作把头发拂到耳后时,会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是从莉迪亚那里学来的。还有内斯,当学校里的人问他有没有兄弟姐妹,他说“有两个妹妹,其中一个不在了”的时候,他会想到她;某一天,当他看到那个永远留在杰克鼻梁上的小凸起,想要轻轻地用手指抚摸它的时候,他会想到莉迪亚。很久很久以后,在寂静的太空俯瞰蓝色的地球时,他会再次想起他的妹妹,在人生的重要时刻,他总是会想起她。

  现在,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码头,看到杰克的手,看到汉娜。发现他浮了上来,汉娜抬起头来望着他。他手脚并用拍打水面,仰着头朝她游过去,他不想再潜入水下,不想再把视线从她脸上挪开。
    
                         ――伍绮诗《无声告白》

  莉迪亚死了,可是他们还不知道。此刻她还静静地睡在冰冷的湖底。也许,再过不久,她就会变成一条人鱼,然后许下新的承诺,这次只为自己而许。她将重新开始,在宛若太空的水中漂浮,毫无羁绊,一切皆有可能。

  内斯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在嘲笑声中缓缓游到自己身边或笑着将小鱼形状的糖果递给自己的男孩,怀揣着怎样复杂而深沉的感情。他能够看清几万光年外的行星如何精密地运转,却看不清半英尺之内杰克笨拙的小心意。

  汉娜小心翼翼地观察和描摹着身边的爱。她像个小小的幽灵,默默地藏在桌布底下,却没有人发现过她。家人不在意的废品成了她珍贵的收藏品,也许是因为她们很相似。最后的最后,她和母亲相拥着哭泣,给父亲指出天花板上的小秘密,与从水中慢慢浮起的哥哥对视,那时她发现,她也终于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爱。

评论
热度(6)

© 海里 | Powered by LOFTER